大人,可以是大大只的人,又或者是大了年纪的人。

23岁,不小了。

老实说,可以叫“安柯”了。

礼貌上是应该那么叫的,以显示出华人是个彬彬有礼的民族。

大概3或4年前,当2哥我被父母托付把小弟从补习中心带回家时,那老师喊了一句。

“xxx,你叔叔来找你!”

很老吗?

没有啦,样子成熟稳重是件值得庆祝的一件事。

安慰下自己是个防止做傻事的良药。

良药苦口。

老妈子告诉了老爸。老爸用着酸溜溜的口吻说:“哇,骑上头来料,要跟我同辈分”

啊,忘了告诉你,我当年留了满脸胡渣。

我没老爸的本事。

老爸的地位在心里就像过山车,在不同成长阶段里有着不同的定义。

小时后,老爸曾经是世上最厉害得人物。凡事有问必答,满足我的求知欲。家里什么都不多,就是书。连橱柜都不够放。

渐渐长大后,老爸就慢慢变得一文不值。什么都不会,什么都唠叨。

现在,反而觉得他其实很神奇,生活不容易。

他是80年代初期就拥有个人电脑的人。

他是用过大哥大流动电话的人。

他是用脑和劳动养活一家的人。

他是信用好到可以短裤拖鞋到银行然后经理出来服务不用排队的那个。

可我却把他看得……

23岁,看回过去,我做了很多不该,不能,现在也不会做的举动。

曾经跟老爸打架,粗口谩骂家常便饭,现在觉得他是对的。

直到他说:“你是大学生,书读得比我多,道理你应该懂”

突然间,他妈的真有道理。

原来,我还养活不了自己。

 

大人还真的难当啊~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