茫茫大雾下

26日,是拆礼物的大日子。很可惜,我没收到什么。没关系,反正我也没送什么。

本钱只是电费与网络费的祝福语倒送了不少,换回面子书上许多“赞”。知足常乐嘛……

好美的鞋,不是我的

那天很随意的就上云顶。不是要跟林伯伯拼个输赢,只是想踏踏云霄。

2个人与1只大熊共乘一辆豆先生座驾。Rm30的汽油供来回。

车车主人,难得一笑

那天雾很大,大的3尺都看不见。有点成仙的感觉。

那天创下有史在我心目里最冷的一天。12摄氏度。亏我还表演露宿街头。看似很潇洒,里头的苦有谁知?

早晨

偷偷溜进酒店里,为的是为老早在油站里买的杯面加温。

然后与大熊同睡在车里。就这样过了4小时到鸡喔喔啼。那是朋友的电话铃声。

于熊共行

下了山,平安到家。

那车有够硬,敲得我骨铜铜响。

回程插曲

路上看着猴儿就逗乐他一下。

他不甘示弱的站了起来,展示那鼓鼓装球的袋囊。

意识是:本猴堂堂男子汉,你是个男的,别来搞我……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