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禄

前天,朋友捧着电脑来,要我复兴他那开机慢,行走慢,更关不了机的笔记本电脑。那人本性不坏,却爱斗嘴。托人帮忙也要数人坏事。他是我的吉他手兼主唱。

一直干,直到6点半。当然要刮他一笔,就因为我肚子饿加上免费service。

看着那满满花纹图案的瓷杯,想起了从前,想起了小时候还有周围的人们与热闹的气氛。

20多年了,我也20有3了。就差那不到两个月。

记忆力对那大公鸡碗,里边装着咖喱面又或者是清淡的番薯粥。瓷杯里的香浓咖啡与烤面包。

当然,小孩子是没法喝咖啡的 。至少在我家里是。替代品是“美禄”。

旧时代里的咖啡店特别有感觉。老旧的风扇伊伊哑哑转动着,与那怎么擦也擦不干净的叶片。黄黄的还带着也斑点。那是岁月的痕迹。

几何对称的木腿与云石桌面,刮花了不在有光泽,又或者有了裂痕。搭配了螺丝松动的浮花雕木椅。绝配!

还有那也不怎么亮的灯光,过时的灯胆,阳光的线路还有小二喊着:kopi o , bali kosong等的回响。

泡咖啡有秘诀,杯要热。瓷杯浸在热水里,还有用那布袋的过滤。黑黑的,满是咖啡渣。瓷杯一定有小碟子。咖啡来时一定有溅出在小碟的。

烤面包有种用牛油+kaya的,再烤到微焦,叫roti kahwin。

想想,也久没回家了,家乡也变了不少。

爷爷,外公,外婆都归天了,爸妈老了,我也重了不少。

很多情节只能在那个年代,那种心情,那个年龄,那个气氛与那时的人共勉和创造。

亚罗士打-记忆中小镇中的城市……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