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在房子里,看着不知看了多少遍的电影。“最佳拍档1光头神探”不错,有香港古早味。

手里捧着半小时前打包的杂菜饭。Rm4.40,加饭。慢慢一小口一小口,几粒几粒往嘴里送。感动就从此来。

或许有人会说,才吃个饭,何必?

殊不知,劳碌奔波一整天的第一口饭是也。

把时间往前移移,哀求能借到些些银两来解饿。

低声下气,不好受!

口袋里只足够往返的资金,也只能干眼瞪那不知好歹在办公楼吃饭的家伙。不争气的肚子刮刮叫,真没肚量。

刮刮那仅存多余的8毛,贸贸然搭电梯去嘛嘛店买了根散装香烟,点上呼了一口。

不再怎么习惯那感觉与味道。

选择爬楼梯,整理那紊乱的思绪。

香烟摧毁胃口,好事。难怪抽烟导致胃痛加剧。

已豁出去,主动跟老爸要Rm50过余下的岁月。此乃下下策。

钱倒有不少,问题都不在手里。厌倦了那些一拖再拖的家伙。

应验了,不再手里就不是你的的道理。

庆幸还有人把灰暗无助的日子添上一丝丝淡淡的色彩……

PS: 感谢旻喧与廉景的搭救~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