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啦,大家好像对我没钱很感兴趣这样子。其实,应该是学小叮当那样伸出圆(援)手。在生活在黑暗中拉一把嘛。

这个月,还了学费,上次买贝斯的债和车程费,剩下的所剩无几啦。

偏偏那时病了,凉茶加药粉的一杯Rm4每天照灌,吃较好的。

从这个月起开始用公共交通,也要一笔费用啊。

再来,买了pedal case。呵呵~

买了手机加上自己付通话费。

上次打临时工的工资被通知下个月才会来,屌了咯!

其实每个月都抓襟见轴。只是生活在这段日子发生了大变化。

没法子啊!

老爸刚刚打了电话过来,好像冥冥中有安排。

问道够不够钱用。

很少见。平常是问:做末要酱多?

老爸我很少很少跟你拿钱的。拿的钱也不是逍遥快活的。

告诉你,老爸你儿子还没钱到给女人看不起了。>.<

无奈放不下面子,按着饥饿的肚子与悲愤地心回道:够啦,不用啦。T.T

现在整幅身家还好,只是可流动的资金只是那装在人生第一次享用星巴克的杯里的银角…

PS: 其实我过得很潇洒,心理的潇洒…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