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从娘胎开始,我就住在封闭的空间。妈妈肚里真的好温暖,还有很多水。出来的时候我很cute的,因为被泡胀了。往后的10多年里,爱往床底钻。喜欢那黑暗阴森的压迫感,老爸往往爱死命爸我抽出来。来到KL就喜欢扮烂肉泥,赖床。

发觉过了22年,我的生命里有3个物体,我,妳和他们。

  • 我:我就是我,内心里很难有改变的我。价值观有点扭曲了的我。小时端庄,过后长发,过后botak,再长发,botak,接下来无疑会长发,就这样。可爱稚气的脸蛋没变过。
  • 妳:我找妳找了好久,不过应该会以失败告终。对不起,对自己很没信心。信心给大鸟儿叼走了。
  • 他们:由好多人组成,不过来来去去还是那几个人。谢谢你们给了我点乐趣活了下来.

最近很喜欢写歌,用着肤浅的实力写歌。都是些有头没尾,有尾没肚的啦啦歌。终于在最emo的时刻,写了一首非常简单的情歌,要送你的。不过叻,还想不到那形容苦涩滋味的词。编曲也没做。改天吧….

ps: 星期六与有空吗?要不要去国家动物园?不要怕,我会保护你的,不管是狮子,老虎还是大苯象。哈哈!!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