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总是一旦闲暇下来就会糊思乱想。小时候老师有教过,那是人类唯一与动物的差别。试前试后的极大落差与空虚钻进了弱小的心灵。那倒也不坏,至少还办得到。

试后倒也不能说闲着。跟尊敬的林梧桐老先生的生财机构搏杀后生的大病已伤了大半元气。搬家,上课,即将到来的工业实习……每一样看似简简单单的东西都可衍生出一系列不知名的烦恼。

一些人本来就是能牵着世界走,他们是少数;大多数人则被世界牵着走。与其说牵着世界走,不如说是走在世界前端,因为他们老早就知道世界想要走的路。民主的定义是少数服从多数,多数被少数牵着鼻子。参考Pareto’s Principle

突然间有种想通了很多道理的成就感。有些老早就知道,有些老早就被劝道,只不过那时年轻力壮,血气方刚。本想坚持理念就像是日本人成功的秘诀,却发现越来越不行了。老了?不不不!软了?这对男人是莫大的侮辱!!只是发现了原来我是那个占地球80%被牵着的其中一个。不错,至少还是个平凡人,不是什么怪物。

一个人最可悲的是根本没有谈判的筹码。说到底,还得为钱低头。不争的事实,认了吧。兴趣也是得用钱养的。没钱,你是个屁!受够了。

不再当个充满理想,坚持理想的人,理想是喂不饱肚子。

原来我变了。。。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