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的路途,看见星星,看着它们互眨着眼。

曾几何时,夜间无所事事,躺在那蛮大的阳台看上几回才甘心。那时梦想是上太空。要认出水瓢型的北斗七星和北极星为首的南方十字不用费功夫。感谢老爸的老爸-我的爷40年前把房子建在面向东方。

不知何时把那习惯改了,头也不再往上抬,那时骄傲的标志。也许是抬不起头,我不知道。

后来家里改建,阳台小了,屋顶大了,我开始忙了,也叛逆了。

家里的调调变了,开始觉得老了,人也笨了。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