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段故事该从10月说起。那天尤稳在线上MSN通知TARC有band赛,还是可以用effect时想也没想就很冲动答应。毕竟已在今年失去了一场在UM的表演。那时我还是一个没上过live的贝司手,是个舞台处男。

拖拖拉拉间不知不觉到了11月19日,期间日夜不眠狠狠的啃书,务必做到不fail,拿A就再好不过以便不让家里两老拿打band借题发挥。唉!考完最后一张就猛练。半天里就把两首歌给搞定了。20日是auditon day。傻傻的进studio,开开心心的出来,还被裁判赞!那次可以说是大家玩过最好的一次,甚至比后来比赛当天还好。发现了原来脚会抖。幸好贝司是用手玩得,不然就……

过了一星期,收到一则短讯:

“::UNPLUGGED::Congratulations, you’ve made it into the finals…”

就这样blackBox的故事得以延续,还可以继续写。

跌跌撞撞的就到了final当天,当然在几天之前黑箱还有过15分钟的为UNPLUGGEDIV卖票的表演。别以为很威水,不瞒你说blackBox是个被black listed的。每次开会和briefing不是迟到就是没到。给的理由还是很屌的那种:overslept!!

不出奇的在彩排当天被UNPLUGGED的director以无数的F**k字轰炸,更被赶出会场。幸好那Bryan大肥Chin放我们一马。

比赛当天从早就开始重复性的彩排跟sound check。blackBox的sound check只完成50%那sound engineer就去休息了。问题太多了:听不到bass drum,rhythm guitar,stage monitor 更是变哑巴了。

好不容易到了晚上,那时超级累,更饿。胃病已连续发作两天了。台上那短短15分钟的时刻就像梦幻,源源不绝的灌进脑里。已不是很清楚的记得干了什么。只知道站在那儿准备好,猛猛的玩,乱跳,乱摇,吸收着观众传来的能量。在后台时其实是很压力的,脚抖到不像话。结束时却享受他们呼喊的热情。脑子里多么希望有人喊encore再继续玩下去。

Guest band不能不提Beat the System。是他们让大家凭着冲动一伙儿到台前释放压抑已久的力量。一起headbangmoshpit。他们的歌超级重(heavy),好像是drop C key的。恐怖!!

其实比赛已不再重要,最快活的事可以在台上表演同时认识着一群志同道和,分享的朋友。这是一个没有火药味的比赛,少了勾心斗角,不像其他的尔虞我诈。把最好的呈现出来,败了也没关系。其实已赢得观众的掌声和认可。玩着喜爱的音乐同人们共享是多么美好的。直到现在还沉醉于当时的情景,一路走来的历程,久久不能释怀。。。

“ENGLISH VERSION: TrilightZone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