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d_by_ChaoticDvice

通常这个时候都不在UM,到Tmn Melati去了。那儿是我的天堂我的地狱。那儿也是我们的基地,不是Osama bin Laden的基地。我们不搞恐怖活动,只搞地下乐团。

从Universiti站搭LRT大概35分钟车费Rm2.40,到Wangsa Maju后一站或Gombak前一站就是了。

那边可以脱掉虚假的外壳,表现出我可爱的一面。如果女孩们想看透我,可以来偷看。生活在那儿变得多姿多彩,乐趣无穷。哈拉些有的没的的冷笑话是家常便饭,看看戏+日本成人动作片,上网看instrument跟gear等等。。。。

过了12.00a.m就要开工了,只要每个人都说:“on”他们都会叫我打电话定studio的。现在开始怀念了,算算下应该有几个星期没去了。怀念那些也是很可爱的团友,怀念我放在那边的贝斯,还有那股jamming时的力量。更怀念待一切都结束之后wasted的时光,跟着Yeoh不眠到天亮。

讲到这边就要发烂炸一下。很突然的gig被cancel。在某某人阿头的要求下接受了这个任务,为了迁就大家对metal的抗拒练了几首歌。最piss off的还在几天前口口声声说:我叫你们玩的。就这样以101.00%的confident向团友们confirm。两天后很惊讶的听到:喂,你们没有玩了!一句就打发。要时就叫,不要就踢。我知道虽然我跟他们都很好,不过真的很不愿意扛下这烂摊子。你让我吃了死猫!也好,至少我们不用看别人的黑脸来玩自己不喜欢的歌,也不玩给那些不appreciate的人。虽然我的第一次就完蛋了!下次决不接这些了。拔刀相助还免费的竟然给人瞧不起,没话说!就欺骗自己是沟通不良吧!

鸟儿们在叫了,早起的鸟儿有虫吃。。。

大家早安,我要去3楼看日出了!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