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mories_by_TheNightSheDied
昨夜玩吉他,才没几下就断了B弦。扫兴!不是贝斯,不然手掌已掉落在地上。玩音乐也是有生命风险的。铁弦打在手上,不痛但会伤。看着那伤口慢慢的渗透出的血,突发想起了很久很久以前的小时后。那感觉就像是被用一根lidi抽打,只不过吉他弦的威力比较大。

小时后很不乖,调皮,所以家里有很多用剩一半的lidi扫把。老爸老妈喜欢抽一根来打我。我跑。从楼下到楼上,家里到家外,不过都输他们,虽然我跑很快。应该是那时我练成了3级跳,上下自如。那时的我很耐打,是tanker来的。不过被打的痕迹很不好,朋友看到我会尴尬。除了lidi,就是藤条。老爸每次一买就是一打,长的,短的,肥的,瘦的统统都有。卖的人是街坊,就问做什么。老爸指着我讲:pak je jia..jin ngai…意思就是打这只,皮痒得很!哈哈。虽然很耐打不过慢慢也学会了雕虫小技。开始把藤条收起来,不,应该说丢掉。沙发底下,天花板,还有我床底,邻居家水沟都有。浪费很多钱买藤条。就在2000年家里大修时找回了很多。有时老爸气上心头,偏偏又找不到藤条,那时我就完蛋了!他会用裤带,如果有穿的话。再来就用水管。哪个是真的痛的,又没留下痕迹,是杀人不见血的武器。老爸解裤带真的很威的,就像samurai拔刀一样。。。

慢慢说我做了什么。我对mechanical爱不释手。家里没有一个玩具是完整的。总喜欢拆开来看里面是怎样。就一次我把老妈的古董针车-缝纫机拆开了,装不回。到现在老妈还一直酸我。可能因为这样我发觉车匙都不见了,就在我6年级告诉他们我爱车之后。他们怕我把车也拆光了。3岁时刚刚学走路看到Tommy(之前狗的post有讲到)爬楼梯,就学他。上去没问题。下来看他这样就跟在他后面。结果我下得比他更快,是滚下的!Tommy被吓坏了,就在我身旁一直叫,叫道我妈来为止。我没伤着,还觉得很好玩。那时的我很胖,就像装了安全气囊。也难怪现在老爸一看到我就喊:瘦到这样,吸白粉阿?我很想回答:嗯,没有,抽大麻而已!。还有在家里玩火,放炮等等。。。一次把老妈的木耳香菇拿去浸水玩被发现了。阿姨叫老妈不要打,就是不给我吃那东西一年。那刑法到现在还很管用,只不过也把大家害惨了。因为我现在会把香菇木耳们吃光!

“爸,我想养回Tommy跟O Chui。我们回到以前的时候好吗?那时的你好帅,阿妈也很美。我在照片看到的。我学摄影就想把我们大家的回忆做个记录。。。”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