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hool_sucks_by_liese_lotta

如果以4个字来形容我的中学生活应该就只能用“糊里糊涂”。

以前的我很渴望到学校去。因为我是一只笼中鸟,有理由飞出去哪能不飞?学校是我唯一合法出门的理由,当然还包括补习班。那里有我渴望见到的人,渴望做的东西还有我渴望上的课。我没有骗你!那课叫体育课。虽然很渴望但却常常迟到,所以PK HEM或guru disiplin的预测都八九不离十,永远我都是其中一个,因为体育永远不在第一节。下午班时被罚拔草,拾垃圾。他们不敢让我站在篮球场晒太阳,因为那时的太阳太猛了,分分钟会把人晒毙的。上午班就更加不管了,只记名字而已或顶多被念几句。记名讲是扣merit的不过毕业时我的merit竟然是满分的,操行特优!这都怪我们的级任老师。。。

另一个刑法就是打鞭,不过那是给犯了重刑的人,像杀人放火之类的。那时打鞭还有程序的。首先校长或PK HEM会开广播讲谁谁谁犯什么错然后把mic放靠近那人的屁股之后全校每一班就会传出“卜卜”的声音。那时觉得超搞笑的,全校的老师停下来就是要让我们享受。被打得人还很高兴,向大家炫耀。我知道,因为那人我认识。

讲到杀人放火,差一点点就杀到了。放火是发生在校外,放炮则此起彼落。不要以为我在吹牛,我们学校的人很厉害,会自制炸弹而且还敢敢的放。记得就是有次爆炸,把木桌的抽屉整个炸碎。那个炸弹我猜因该是用100大粒bola炮做的。幸好那老师是站在班后面,要不然那边肯定保不住。那时老师被吓倒脸青还闹到报警。还有一次是把用水泥固定的洗脸盆炸飞,冲破天花板跟屋顶。某某纪律老师家也中抛汽油弹。。。新年或HariRaya时学校就噼里啪啦,有时还会被吓到。想抓也抓不到,因为他们都善用计时器–拜拜用的香支。原来古代人的时钟在21世纪也是很好用的!

到了Form4就有了用面包交朋友的故事。应该这样讲,他们是吃我的面包才认识我的。7点半上课我7点醒,这就是为什么会迟到。刚醒的时候是吃不下的,顶多只喝一杯白水,至少我是这样的。要等到下课不行所以索性就在班里啃起来。这世上就只有偷吃和白吃最好吃,尤其是老师在前面教书。这个很考技巧,要等他翻身然后以神速咬一大口。不知道我算不算高手?他们两个就望着我,看着我在啃。我就递过去让他们也尝尝偷吃和白吃的人间美味。不错,想不到也有像我这样steady的人。时间证明了原来他比我想象中要steady好多。我不曾白吃,应为我是supplier。不知道老爸是怎样想的,每天都给我3粒以上的面包。可能他嫌我瘦。这种情况维持到Form6毕业,他们也偷吃和白吃了4年的免费面包。我没肥到倒是是肥了别人。

本来只有我在班里干这勾当到一个月之后差不多超过一半的人。可以这样讲,我把这种文化发扬光大。有些还挑战高难度打包RM1.00一包的nasi lemak或roti canai吃,当然我也是其中的一个。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