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kph_Sunset_by_NothingElseMatters

我后悔了,后悔逼妳说出心里话。其实早已料到,却不断欺骗自己,安慰自己。欺骗自己我们对对方都有好感,安慰自己还有机会。原来这只是一个假象,是我自己制造的假象。也好,说了出来免了猜疑,也免苦了妳自己。想必对大家都好吧!憋太久反而会造成心病。

然而,被拒绝决不好受。当然是我不好受。那种感觉虽然已不是第一次但冲击一次比一次大。可能是年纪大了,得花点力气来招架。反之,想必妳也一样,心里内疚得很,后悔太快发生了。担心着,怕伤害了我。我忍着,忍着告诉妳我很好,我没事。虽然妳听不见,看不到。但从文字间还可感觉到我是笑着脸对妳说。我笑了但并不代表我很快乐。知道拒绝的人不可能会开心。拒绝,就像是被遗弃了,孤儿哪一类的。像是要抛弃了的,不要了。

终于,我流泪了。泪是温的,有点灼热的那种。那泪儿都往心里吞,希望能抚平受伤的心灵。这泪迟早都要流的,四年前流,现在流,未来肯定也流。不过今天这泪是为妳而流,流了也满足!必竟妳是我所爱的人,只是还没开始就要结束了。不让妳见到我流泪的面目,男儿有泪不亲谈。我变了,变成多愁散感了。

人类就是如此,对所爱之人更是如此。明明自己伤的最重,却往往装成没事反倒过来安慰别人。这人穿着盔甲,受的也不是什么皮外伤而是致命的内伤。一次,两次,三次。。。最后不支倒下。我的内心滴着血,但是快凝固了,所以死不了的,但每跳动一次就痛得撕心裂肺的。种种快乐的回忆之后接踵而来的是不堪回首的伤痛。

祝福,虽然很不愿意但还是说出口了。祝福表示放弃了,放弃了让我如此认真过的人。就只要妳快乐。妳快乐我也快乐。这道理从妳身上发掘到的,就在妳吃着甜甜圈时呈现在那幸福的脸蛋。虽然不是每个人都适用但相信妳没异议吧。

四年,不知还要多少个四年?找到妳却已名花有主了,错就错在太慢了。。。认命吧!只怪偏偏爱上少数民族。

在想,如果在一起会怎样?

好想回到当初,探索彼此的时刻,我看到妳,妳望着我那生涩感。。。

好妹妹……….T.T

**以上剧情纯属编造。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