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at_by_dkoglu 关在家里,使人闷得发荒。像堆积在一旁的旧报纸,发黄了。人也一样就差在不发黄,发霉。发黄的话就是中了黄胆病。UM就有一个很不好的制度。人家放假我上课;人家上课我放假。一整年下来,见到老友的机会没多少,见鬼的次数到不少。我不是典型的宅男,也没有他们那种刻意让自己照不到阳光的精神。不知是否人生锈了,忘了上油。关节最近咯咯响,尤其是嘴巴那头。可不想重演关不回的境界(那时嘴巴开了6个小时 =0=”)。

有得吃是一种福气,不管是山珍海味也好,除粗茶淡饭也好,只要填饱肚子都是幸福。马来西亚人很有福气因为很多人都有大肚腩。喝,就像是吃的发妻。有吃没喝会口渴。有解渴的喝,也有醉人的喝。醉人的喝也不错,可以怡情,也可强身健体。猛的就很猛,保你睡不着,因为你的头脑在跳舞。

有进就有出,这是百年来的道理,不用我多说。

在家吃,都吃了20几年,多好吃都不会觉得啦!难忘的有我家附近太子路的福建面。那家只在早上开店,就在二条路的对面而已。看他的汤跟料就觉得猛。没话说!这福建面不是你在KL看的福建面。KL的福建面时用酱油炒得黑黑的那种。在北马叫福建炒。讲到这里就要发泄一下。中马人很爱捣乱,就爱颠倒名字(中马的,不要打我)。Laksa变咖喱面,罗卜糕变炒粿角。。。讲回这边的福建面,汤头用虾头跟虾壳去熬。就是中马的虾面,不过味道更猛,辣椒也够力。

就在我中六毕业的那天。不知道学校是太有钱还是校长中马票,毕业典礼时在离我家两条街的酒店(听讲3 星的)举行。典礼8点我们一行20人7点就吃福建面。离开时还看到那死鬼校长。果然是老马啊!也讲究吃的。

福建面的对面就是二条路,马来文叫Jln Pintu Sepuluh。因为开始时就只有10间店,没骗你!奇怪槟城人很爱来这里吃。明明他们的东西好吃的嘛!其实二条路已不复当年勇。当Rex戏院还开着的时候,每当半夜场演完的时候,可以看到满是人海的一片。那时是10年前的1a.m。现在不到10点就打烊。可惜呀!。最近AlorStar越来越多mamak档。不,是mamak店,就像PJ Murni的那种。讨厌的mamak,就像我讨厌某些黑人一样,应该限制在KL的。

还有早上在Jln Langgar Tmn Intan 那边的Roti Canai 真的有够猛。咖喱里还有鸡脚,在配上满是泡沫的teh tarik。不像KL的真的有够烂。我吃并不是喜爱,不是好吃。吃是因为要省钱,因为它是最便宜的。没钱的当儿,哪还能讲究吃。

喝就大同小异了。还没碰过鸡同鸭讲的状况。就只是语言上的不同而已。KL叫””shit cha”(雪茶),怡保叫”cha shit”(茶雪),北马就萧洒一些,叫”seng kak teh”(冰块茶),是不是又快又直接?

饮料就要算马来人的比较猛。他们不像华人那样计较。Milo泡得厚厚的,kopi跟teh也一样。华人精打细选连一粒粉都要算,真可怜他们。不过马来人的就喝不到奇奇怪怪的饮料。像珍珠奶茶。不过我不喝,因为不值得也不喜欢。不喜欢synthetic的东西。看不懂?就是讲人造。味道很怪。醉人的呢,十年来都没变。温和的在7-11买,猛的去药店,supermarket…找。相信我全马都一样。

Advertisements